新华联(000620.CN)

流动性危机爆发后 新华联深陷亏损泥淖

时间:20-07-27 18:0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流动性危机正在发酵。

股份被轮候冻结,债务到期不能如期兑付,业绩下滑后进一步走向亏损深渊,这些都在新华联(000620)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控股”)及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身上一一上演。

只是这距离新华联进军文旅地产仅过去了8年。

危局之下,新华联控股也在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者。

正如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所表示,为了化解资金链困境和解决企业发展的资金压力,新华联控股必须引入战投。

对于新华联控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进展如何?新华联相关负责人回复称“相关事项以公司公告为准,公司将按照规定就进展情况进行公告”。

业绩深陷亏损

亏损在扩大。

7月15日,新华联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5.3亿元-5.8亿元,较之今年一季度3.3亿元的亏损在扩大,而2020年也是新华联借壳上市后首度发生亏损的年份。

“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房地产销售、景区、酒店、商场等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部分项目的销售尚未达到交付条件,不能结转收入,导致半年度利润出现亏损。”新华联在业绩预告中如是解释业绩亏损。

对于新华联接下来将采取哪些措施抑制业绩下滑,进而实现扭亏?

新华联相关负责人表示,“2020年下半年,文旅运营依然是公司工作的重中之重。公司将最大程度引流有效客户,增加并保持景区客流,促进文旅业务健康发展。同时,还将全力推进现有房地产项目的销售和结转以及大宗物业的处置,持续加大去库存力度。”

事实上,亏损并非没有预兆。

早于2019年,新华联营收和业绩就纷纷走向下滑。据其年报披露,过去1年,新华联分别实现营收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9.88亿元和8.1亿元,相应按年下降14.37%和31.74%。这与2018年大为不同。要知道,2018年,新华联营收增速可是创下借壳后峰值,高达88.16%;业绩方面表现也还尚可,按年增长39.97%。

《中国质量万里行》梳理发现,过去几年新华联频频收购所发生的商誉减值,对其业绩下滑也具有一定影响。据其披露,2019年,新华联分别对美高乐、中海文旅计提商誉减值5472.43万元和1108.18万元。计提减值前,新华联商誉账面原值合计为4.89亿元。

将时间推至2017年,新华联先后完成对中海文旅设计研究(大连)有限公司及湖南海外旅游有限公司的收购,将业务扩展至规划设计和旅游服务。但,这两笔收购分别形成了4053.61万元和1.62亿元的商誉。

此前的2015年6月,新华联全资子公司国际置地就曾作价5.55亿港元,收购新丝路文旅有限有限公司(下称“新丝路文旅”)51.41%股权。之后,新丝路文旅通过收购取得黄金海岸株式会社59%股权,这就是上文发生商誉减值的美高乐。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收购也分别形成商誉1.98亿元和6246.14万元。只是前者未在2019年进行商誉减值,上市公司2019年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债务危机

不容乐观的是,新华联也在步其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的后尘,未能如期兑付已到期债务。

问题出现在“15华联债”身上,这是新华联于2015年4月发行的为期7年金额为13亿元的公司债券。值得一提的是,该笔债券第5年末附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及投资者回售选择权,且前5年利率为7.5%,后两年利率为8.5%。

据新华联披露的回售结果,“15华联债”回售金额为11.52亿元(不含利息)。但,新华联仅是按期偿付了利息9750万元,没能按期全部兑付已确认回售债权持有人的本金。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在《关于“15华联债”回售结果、增加担保措施及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遗爱业绩情况的关注公告》中披露,新华联剩余未兑付的回售本金金额为9.81亿元。

“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旗下四大文旅景区、乐园以及大部分酒店、商场、售楼处在疫情期间均不同程度的暂停营业,严重影响了公司现金流入。”新华联如是解释未能全部兑付原因。

同时,新华联将未能兑付的已确认回售债券持有人本金兑付日往后调了半年至2020年9月30日,而未申报回售的债券持有人本金兑付日也被前置到此日。

据choice数据,截至2020年一季度,新华联货币资金为35.9亿元。期内,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3.86亿元和61.9亿元,前者与后两者之和还有着39.86亿元的缺口。可想而知,新华联资金链之紧张,短期偿债压力之大。

“2020年上半年,公司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中,已经现金归还、融资置换及完成展期的金额合计达到46.69亿元。下半年即将到期的债务中,在谈展期、置换或拟展期的金额为19.26亿元。扣除上述金额,下半年仍需刚性支付的有息债务预计为16.55亿元,其中包含可动用质押存单或保证金偿付的借款3.69亿元,实际支付的偿债资金金额为12.86亿元。”对于短期偿债问题,上述相关负责人如是回复。

事实上,早于今年3月,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金额为10亿元的“15新华联控MTN001”中期票据就发生了实质违约,并触发了新华联控股“19新华联控SCP002”、“19新华联控SCP003”超短期融资券的交叉保护条款约定情形。

此后,新华联控股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接连被冻结乃至多次被轮候冻结。

随着流动性危机逐步暴露,东方金诚将新华联控股主体信用等级由原先的AA+也逐级下调至C,而C等级表示“不能偿还债务”。

在新华联控股主体信用等级遭遇下调期间,东方金诚也将“15华联债”的信用等级由AA+逐级下调至AA-,新华联文旅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

“新华联的资金脱困问题,还有赖于新华联控股正在进行的战投引进以及可能的债务重组和疫后经营恢复情况。只有资金链和市场信用得以恢复,企业的运行才能进入正轨。”柏文喜如是表示。

文旅产业与传统地产开发失衡

时间拉至2011年6月,傅军成功将新华联置地置入圣方科技,借壳上市得以完成。次年,新华联便明确提出在湖南等地开发文化旅游项目的转型思路,也即“在住宅开发的基础上,确立了商业地产、旅游文化地产开发和运营的新方向”。

从此,新华联在文旅地产的路上一往无前,直至遇上目前的流动性危机。

在柏文喜看来,文旅地产是个大投资、强运营和长线回报的行业,且经营状况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极大,如果不能处理好投资与运营环节的现金流平衡问题,则项目很难可持续经营。

据其分析,除了纯粹的文旅项目之外,目前大多数文旅地产项目都是依靠物业开发回收的现金流来平衡投资和运营初期的现金流亏空,正所谓“无地产,不文旅”。此外,文旅地产常常以文旅作为拿地IP,导致地块相对较大和位置偏远,开发物业的去化有赖于配套文旅内容的开业运营状况和周边配套环境的成熟,致使项目开发周期较长、回报较慢且有较高的运营风险。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也表示,文旅地产是一个趋势,但实际上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整个周期较长,且前期资金成本比较大。在这种境况下,文旅产业还应该跟住宅地产产生互动,才能形成较好地发展。

事实也是如此。《中国质量万里行》梳理发现,自打2013年新华联正式涉入文旅地产后,其地产业所实现的规模也在逐年增长,合同销售金额由2013年的24.43亿元增长至2015年的48.21亿元。2016年-2018年,新华联规模均在百亿之上,分别为109.83亿元、103.34亿元和104.97亿元。

直至2019年,新华联百亿规模没有得到维持,按年下降24.73%至79.01亿元。

数据来源:历年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关于新华联《主体及相关债项跟踪评级报告》、新华联历年年报

规模的原地踏步乃至下降,也在无形中加剧了新华联此次流动性危机。

正如柏文喜所说,新华联文旅内容经营性收入和物业销售收入不能匹配项目投资和运营的资金所需,在影响业绩的同时还导致了公司对融资过分依赖,而融资活动出现的不确定性引发了公司的现金流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