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联(000620.CN)

监管趋严疫情冲击 博纳影业IPO能否成功

时间:20-09-10 22:23    来源:新浪

原标题:监管趋严疫情冲击 明星股东云集的博纳影业IPO能否成功 

《红海行动》《中国机长》《湄公河行动》……这些广为人知的电影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投资发行方——博纳影业。

8月底,证监会官网公布了博纳影业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从招股书看来,公司明星股东云集,章子怡、黄晓明、张涵予等名列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自2017年10月底以来的近三年时间里,排队冲击A股IPO的影视公司无一成功。不仅如此,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下,电影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如此情况下闯关IPO,博纳影业能如愿吗?

众多明星现身股东名单

根据招股书,博纳影业是国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业务的民营企业,现已成为行业知名的全产业链布局的电影集团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电影的投资、发行、院线及影院业务。

博纳影业注册地址位于新疆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于冬。作为一家电影行业公司,博纳影业的股东名单可谓是星光熠熠。黄晓明、张涵予分别持股0.31%,章子怡持股0.19%,陈宝国持股为0.13%,黄建新、韩寒分别持股0.06%,毛俊杰持股0.03%。

不仅如此,博纳影业还汇聚了多家知名投资机构。根据招股书,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持股约7.72%,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约4.84%。

此外,中植系旗下浙江中泰创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11%,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88%,新华联(000620)控股有限公司直接持有博纳影业0.94%的股份(新华联控股为A股上市公司新华联的控股股东)。

根据招股书,在2017年3月的增资中,公司增资的价格为14.55元/股,增资对应2017年市盈率约为80.83倍。以此计算,公司估值约160亿元,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等明星均为当时入股。

除了股权上的合作,多位影视人士还与博纳影业有业务合作:韩寒自2014年起与博纳影业合作《后会无期》《乘风破浪》《飞驰人生》等影片;演员张涵予、章子怡、陈宝国曾主演或参演博纳影业投资发行的影片,如《湄公河行动》《一代宗师》《红海行动》等。

不过,目前多位博纳影业股东的承诺锁定期已经到期。根据最新的招股书,青岛金石、万达电影、黄建新、韩寒、张涵予、黄晓明等股东承诺:自2017年3月31日起36个月内,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其所认购的发行人新增股份,也不由发行人回购该部分股份,并将依法办理所持股份的锁定手续。如此看来,这部分股东的锁定期限于2020年3月31日已经到期。

“除了承诺锁定期,企业上市后一般股东还有12个月法定锁定期。”中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夏孙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若公司成功上市,上述股东可能还需自动锁定12个月。

影视业高速增长期已过

对于博纳影业而言,此次冲刺A股IPO并非公司首次接触资本市场。2010年,公司便登陆纳斯达克。不过,在美股上市后,博纳影业并没有获得理想中的估值。于冬曾在一档电视节目中直言,自己后悔美股上市,因为美国投资人眼中只有好莱坞。

如此情况下,2016年4月,博纳影业宣布完成私有化交易,同时停止其ADS在纳斯达克的交易,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

博纳影业在美股上市期间,正是中国电影行业蓬勃发展时期。全国电影票房收入从2010年的101.72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457.12亿元,增幅达到349%。特别是2015年,中国国内电影票房收入同比增幅达48.69%。

从美股退市后不久,博纳影业便启动了A股上市计划,并于2017年9月首次提交了招股书。2019年3月,证监会官网曾公布对博纳影业首次公开发行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

不过,2019年7月,博纳影业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因康得新财务造假事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由此,博纳影业的IPO一度被中止审查。

博纳影业最新招股书显示,当前,公司的审计机构已经变更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但瑞华仍为其2017年的主要验资机构。不过,因为经办注册会计师离职无法签字,博纳影业最新招股书无验资机构经办注册会计师签名,瑞华方面只有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刘贵彬的签字。

当博纳影业闯关A股IPO之时,中国电影行业的高速增长期已经过去。2016年,全国电影票房收入增幅显著下降,从2015年48.69%的同比增幅下降到3.73%。此后的2017年~2019年,全国电影票房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13.45%、9.06%和5.40%。虽然相比2016年3.73%的增幅有所提高,但相比2015年48.69%的增幅仍然相差甚远,而且近三年同比增幅逐步下降。

资本市场上,多家影视同行已抢先登陆A股。据Wind数据统计,2011~2017年,共有金逸影视、横店影视、光线传媒、万达电影等13家影视动漫企业上市。不过,在2017年10月金逸影视上市之后,排队冲击A股IPO的影视公司无一成功。

事实上,2016年以来,阴阳合同、明星高片酬等一系列问题被曝出,加上电影市场增速放缓、商誉频频炸雷,影视行业监管趋严。在这种背景下,影视公司IPO颇为不顺,2018年,开心麻花、华视娱乐等多家知名影视公司陆续终止IPO申请。

预计今年净利大幅下降

行业大环境变化之余,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也令博纳影业的IPO之路再添变数。

根据博纳影业招股书,近三年,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逐步增长。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9.97亿元、27.84亿元和31.1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和3.15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下,今年上半年,博纳影业营业收入为7.55亿元,净利润仅2680.06万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博纳影业投资和发行业务收入共计7.15亿元,共实现毛利3.38亿元;影院收入仅为4129.01万元,同比降幅达92.74%(招股书中未说明今年上半年院线业务收入情况),影院和院线业务毛利则为-1.5亿元。

对于投资发行业务上半年实现盈利,招股书中称:“成功实现了电影《肥龙过江》的线上发行”,以及多部电视剧和电影的各渠道版权或投资收益权的销售。至于影院和院线业务营收大幅下降和负毛利现象,招股书显示,为配合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要求,发行人境内电影院于2020年1月24日停止对外营业,直至7月下旬才陆续恢复营业。

如此背景下,博纳影业预测,2020年全年可实现的营业收入21.27亿元,同比下降31.73%;全年可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76亿元,同比下降44.03%。

公司提示风险称,受疫情影响以及其他风险叠加发生的情况下,有可能导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同比下滑50%以上。

为何公司选择此时冲刺IPO?博纳影业表示,公司所从事的电影投资、发行及影院业务属于资金密集型业务,为保持持续稳定的生产状态,对资金的需求是常态化的。由于融资渠道单一,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因此,如何解决融资渠道的单一性问题和开展融资方式的多样化工作是财务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和困难。

根据招股书,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博纳影业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30%、52.97%和56.01%。

以2019年为例,在被博纳影业视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中国电影、上海电影、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和光线传媒等五家公司中,资产负债率最高的为54.51%,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4.81%。也就是说,博纳影业的资产负债率明显高出同行业水平。

主旋律影片成公司翅膀?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影视行业的运营逐步恢复常态,博纳影业称,公司主营业务已基本恢复正常。那么,疫后博纳影业能否实现快速重振?

根据招股书,2017~2019年,博纳影业投资并上映的影片共有37部,累计实现票房收入262.02亿元。其中,2019年票房收入前十名的国产影片中,博纳影业主投的有2部,《中国机长》和《烈火英雄》,共计票房46.2亿元;参投的有2部,《飞驰人生》和《我和我的祖国》,共计票房49亿元。

纵观让博纳影业名利双收的电影,几乎都与主旋律类型有关。《中国机长》《烈火英雄》《红海行动》等几部影片称得上奠定了博纳影业的江湖地位。《中国机长》《红海行动》《无双》分别给博纳影业带来3.78亿元、3.34亿元和2.84亿元的收入,分别占当年投资业务收入的38.48%、33.48%和28.38%。

高投入、高票房,也给公司带来了高毛利率。上述三部影片分别占据当年投资和发行业务总体毛利的53.4%、71%和22%。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2017~2019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94%、38.36%和41.03%,远超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而博纳影业储备的大片片单,包括正在拍摄的《冰雪长津湖》,筹拍中的《中国医生》《无名》等,均为主旋律影片。

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还计划募资14.25亿元,其中6.05亿元用于博纳电影项目,8.2亿元用于博纳电影院项目。《智取威虎山》曾在2014年助力博纳影业斩获8.8亿元票房,博纳影业拟投资2.45亿元拍摄《智取威虎山前传》。

有行业人士曾分析称,博纳影业过于依赖主旋律类型,观众审美的提高,创作风格的突破,都将是博纳影业未知的风险。

不过,另一位匿名分析师认为,博纳影业的主旋律之路,可能会越走越顺。“《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能拍得好看,一方面是总局让播、让拍,另一方面是相关政府机构愿意配合,提供指导或素材,这是重要的资源。随着监管机构方面愿意、允许这些涉军、涉警、涉历史的艺术作品拍摄,应该也是个趋势,以后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内容,观众喜欢是一方面,关键是稀缺。”

对于博纳影业此次IPO,太平洋证券分析师倪爽表示,影视行业正在回暖中,市场对于影视类公司开始有一些更正面或者更中性的看法。

就此次IPO相关问题,记者致电博纳影业公开电话,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